登陆 注册

分享品牌索引

按字母
全部A-GH-NO-TU-Z
按字母
全部A-GH-NO-TU-Z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古诗文言文

当代社会能否用文言文写作?

  文言文仍有生命力,只要不向孔已己那样掉书袋,文白掺杂并不显得滑稽。当今新诗靡弱,而退休老头热衷诗词唱和,可见古典东西并未退出历史舞台。

  文言文并不难懂,难懂的是用典、古奥文辞。古人又喜欢用别名、别号、郡望。如荷花偏要叫菡萏、芙蕖:文忠公文正公或者柳河东等一大堆,不甚其烦。加之古籍竖行繁体不甚符合阅读习惯,初学者望而生畏。

  庄严或书面场合宜适当用文言语词:如法律文件、法庭判词“之”字用法。如公文、书信“颂安、敬褀等。故文史类著作用文言则完全无碍。故凡亭台碑记如果用白话记叙则完全是搞笑。

  口头语不要用文言,孔已己的故事想必贻笑大方,教训很深刻。被别人叫夫子简直和被称为“道学先生”一样难受

当代社会能否用文言文写作?

  因无古词对应,凡存在新生事物、西式语词的地方应当用白话文。如盖茨曰:微软之WINDOS操作系统□□,实吾人廿世纪之最伟大发明也。滑稽!

  文言文简洁□□□,是其长处□□□□,亦是其短处。能记叙而不擅描摹□□□□,能状物而不擅发微。故三千年文学史,文言小说几无长篇。而短章亦多出于史传笔法□□□□,纵是聊斋,开篇常曰:王生者,某地人□□□□,不离史传窠臼。林纾译《茶花女》等诸西方小说,是尝试□□□□,更是奇迹。

分享到:

相关软件 . . . . .

相关文章 . . . . .

>>浏览更多